今天是
关键词:

河南淅川:招商工程“先上车后买票” 企业称垫资难要回

 时间:2018-03-12 11:55:56来源:责任编辑:点击:

近日,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篇题为《北大校工退休后被“招商引资”回老家,遭遇毛振华式困苦,身患癌症无钱回家》的文章持续发酵。2018年1月31日,记者赴淅川县上集镇,采访了贴文中的杜冠忠和帖文中所称的淅川县麒源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麒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袁亚宁。袁亚宁称,河南省淅川县人民政府及其下属航运服务中心以招商为名让他们做工程,至今麒源公司垫资近五千万元无法收回而负债累累,致使其几个春节都不敢回家过年。

工程招商

淅川县上集镇贾沟村,村边有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河,这条小河的下游,则是著名的“南水北调”中线的渠首——丹江口水库。近几年,由于水库水位的升高,贾沟村南的小河的河道则成了库区的一部分。这从天而降的航运和旅游资源,让淅川县政府动了建设综合码头的念头。

2013年1月,淅川县航运服务中心向淅川县委、淅川且政府进行了“淅川县航运服务中心关于上集城区码头附属项目水产品批发交易市场和航运服务中心用地的请示”(淅航字[2013]1号),赵鹏县长作为当时淅川县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在该文件上批示“请全县长召集移民局、城建、国土等部门研究确定”。2013年12月16日,淅川县航运服务中心向淅川且政府进行了“淅川县航运服务中心关于上集城区综合码头复建工程扩建及配套项目的请示”(淅航字[2013]82号),主管副县长全建军在该文件上批示“按赵县长指示,由航运局牵头负责实施”。

正是有了这两份文件,使麒源公司作为乙方和甲方淅川县航运服务中心签订了《招商引资协议》及补充协议。按照约定“护岸工程”等工程由麒源公司施工建设。

工程叫停

麒源公司履行协议后,直接投入近五千万元开发建设该码头护岸工程。其中,一期护岸项目垫资2056万元(见淅川县航运中心委托审核造价宛金桥审核字(2015)第286号造价报告),二期回填造地365亩垫资1170余万元,两项合计3235万元。上述二期回填土地项目接近尾声时,不料因该工程项目批复手续不完备被相关方面叫停项目建设。

这时,麒源公司才明白,该项目并没有获得国家有关部委批准,为此麒源公司强烈要求淅川县人民政府和淅川县航运服务中心提供项目批复手续,但二者继续隐瞒违法事实,互相推诿。淅川县政府于2014年底拆借200万元资金给麒源公司支付农民工工资,并承诺:由淅川县航运中心、麒源公司和县政府共同配合,完善项目手续,待项目完全合法后,由政府回购该项目,退付麒源公司全部垫资。迫于无奈,麒源公司只得在淅川县政府和淅川航运服务中心配合下办理完善项目手续,历经近两年时间,直到2016年9月底,才完善补办了该项目全部合法手续。不料,淅川县政府及其下属县航运中心出尔反尔,以县委领导更替为由,拒不回购项目。

记者在现场看到,从贾沟村附近的库区边上,“护岸工程”已经修了近千米。护岸修好的库区外,回填的土地也有数百亩。袁亚宁说,这些都是按照协议要求和设计规划施工的,这些工程量均有审计报告。

遭遇推诿

袁亚宁告诉记者,淅川县上集城区综合码头复建工程当时被政府确认为民生工程。2014年被南阳市政列为上半年重大工程,通报全市。近两年来该工程已发挥保护地方生态发展和当地村民生命财产安全。不料,淅川县政府及其下属县航运中心却又以县委领导更替为由,拒不回购项目,继续推诿扯皮。

袁亚宁说,淅川县人民政府及其下属航运中心对重大项目批复手续实行“先上车、后买票”的运作模式和错误做法,直接造成麒源公司投入项目的建设资金4860万元血本无归,给麒源公司造成的其他经济损失也高达3000余万元,项目垫资长期占压。为此,南阳市委相关领导曾批示“请淅川县政府高度重视,妥善解决”,但是淅川县政府和淅川航运中心对待领导批示置若罔闻。

淅川县政府:最好走司法程序

“2014年底农民工没有钱的时候,是我们单位拿了两百万给他们的。”胡道伟说。2月5日,记者电话未能联系上淅川县县长。之后电话采访了淅川县航运服务中心主任胡道伟。关于麒源公司反映的垫资没有要回的问题,胡道伟说,昨天(4日)晚上还在和公司的老总在谈,还没有定论。双方口头达成了共识,找人来接盘。现在看来,找人接盘这事也有点难度。昨天(4日)晚上他们达成了新的共识,就是走司法程序。他现在就是在等着主管(副)县长,向他汇报这个事情。

对于当初拿着没有合法手续的项目招商引资的问题,胡道伟表示也很吃惊。“我们前任局长已经判了三年半的刑了,他为这件事情已经付出了代价。”

胡道伟对记者说,县里为这件事开了不止20个协调会,县里有具体几点指示:一是从现在开始,所有都要合法地去做;二是不允许我们单方面做出任何决定;三是要尊重麒源公司的意见,尽快恢复施工;四是如果不能恢复施工,最好走司法程序。

记者又电话采访了麒源公司法定代表人袁亚宁,他对记者表示,昨天(4日)晚上局里和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这个事情要解决得等到明年了。他们还在航运局里等着有个结果。

');})();

 

版权所有:京 广 网   Copyright 2018 www.bjradio.org.cn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证:030116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81146658 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