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乐视供应链危机尚未解除少量提货主要为前期存货

 时间:2018-03-11 23:36:57来源:责任编辑:点击:

陷“准休克”泥潭供货不足 乐视手机谁去接盘

供应商对投资者提问的回答为外界描摹乐视手机供应链的现状增添了注脚。

6月15日,银禧科技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今年以来乐视手机陆续有少量提货,主要为前期存货。

这意味着乐视的供应链危机尚未完全解除。

据记者了解,银禧科技通过其子公司兴科电子为乐视手机生产金属外壳。

钱是乐视手机在一路狂飙突进中戛然而止的最重要原因,但却不是最深层的原因。

而在孙宏斌进入乐视后,在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财务隔离、高层更迭、裁员以及新机研发被传停止等一系列变动下,乐视手机的命运走向也显得扑朔迷离。

供应链危机未除

“少量”和“前期存货”侧面反映出了乐视手机目前解决供应链问题的资金能力与出货节奏。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表示,据其所在机构监测,目前乐视手机在线下渠道里的销售状况呈现逐步下滑态势。

他认为,乐视手机的销售政策并没有改变,同时在1500元以下的机器中乐视的性价比比较高,销量下滑只能说明乐视在渠道上供货不足。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乐视手机宣布自己2016年的销量达到近2000万台,进入全国手机份额前十。

银禧科技的回答也反映出供应链对乐视手机的谨慎态度。

据记者了解,供应链目前对乐视手机采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现金模式。

孙燕飚认为这意味着供应链不愿意跟乐视手机跳水,心惊胆战。

一个例子是乐视在台湾地区的供应商大联大此前在发布2016年四季度财报时,将乐视的逾期账款列为坏账损失。

供应链危机也是导致乐视手机的维修难的重要原因。

据记者了解,乐视手机此前被多次投诉数月未能解决维修问题。而等待的原因之一是缺乏相关配件。

有消息称,乐视手机的维修体系基本陷于停滞。

需要注意的一个行业背景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存储芯片、显示屏等上游零部件供应紧张进而涨价让诸多国产手机厂商备受压力,纷纷宣布涨价。

这让乐视手机的供应链危机雪上加霜。

乐视手机也在今年3月将乐Pro 3系列手机价格上调了100元。

6月15日,乐视手机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乐视手机供应链问题仍在积极解决的过程中。

乐视手机新品和多款口碑机型也处于正常供应状态。

该人士同时表示,乐视手机的资金情况一定程度上对售后服务产生了暂时性的影响,但售后服务仍在运转当中。

资金缺乏

缺乏资金是目前已经持续了8个多月的乐视手机供应链危机的主要原因。

2016年11月6月,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将乐视手机的供应链危机曝光。

贾跃亭在公开信中说,开始让他警觉的是乐视手机乐Pro 3供货出现问题。

“近几个月以来,供应链压力骤增,再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

随后,供应商到乐视要账的消息屡被传出。

早前有传闻称乐视手机欠了供应商上百亿货款。

不仅仅是手机,整个乐视大环境的资金警报也并未解除。

此前几乎覆盖整个乐视体系出现了的五险一金断供数月。

6月14日,乐视控股HR发布内部信,通知员工完成了社保和公积金的补缴,并在公开信中坦言“由于资金的问题,公司正处在艰难的时刻”。

乐视手机此前也在着手解决供应链资金危机。

一些大的供应商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成为乐视致新的股东,其中包括信利电子以及台湾仁宝。

华南证券此前曾披露,乐视手机业务对供应商仁宝及信利的欠款合计达7亿美元。

此外,乐视手机在今年4月推出的乐Pro 3 双摄AI版目前在线上渠道宣布最高降价600元。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称,乐视手机是在通过线上的“自杀式”降价方式冲量加速现金流动。

但导致乐视手机缺钱以至于乐视手机出现供应链危机的深层原因,仍在于乐视手机高举的硬件负利模式。

乐视手机前负责人冯幸曾在去年11月30日对外解释供应链危机时表示,乐视手机没有规模的服务性收入,可是在获取用户的时候却低于成本定价,自然就产生资金缺口,这个缺口就体现在给供应链的付款上。

孙燕飚也对记者表示,乐视手机不是卖不出去,而是销量太大造成了资金危机,卖一台亏一台。

此前曾有手机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乐视手机每卖出一台手机大约亏损100-200元。

乐视手机的命运

乐视手机已经从让人“窒息”走到了“准休克”。

贾跃亭今年5月曾表示,乐视手机由于对流动性管理的预判不足,后期资金的跟进不谨慎,导致手机业务进入准休克状态,这是教训。

而一系列“负面”消息也在陆续出现。

6月13日,乐视手机通过官方微博宣布,乐视手机的LeCloud云存储服务即将在2017年6月30日之前停止服务。

在这之前,乐视云盘宣布停服。

乐视手机的高层也发生了更迭。

随着冯幸和原负责供应链的副总裁王大勇的离开,乐视手机被交到了毫无手机操盘经验的乐视战略副总裁阿木手中。

乐视手机随即进行了一系列精简成本的运作。

此前消息称,乐视手机将裁员至少50%。

此外,乐视手机也被传或将停止新品研发。

但乐视手机相关人士对记者回应称,自去年年底乐视进入生态战略第二阶段开始,组织变革一直在进行,并无固定比例。

此外,新机型的研发处于正常推进状态,但因尚未正式发布,目前仍处于保密阶段。

但乐视手机的命运在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带着150亿元资金强势进入后更不明朗。

孙宏斌在3月28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说:

“在非上市体系这块儿,我们一直推动它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让它尽快变得正常。”

他当时还说:

“我一直跟老贾说,将来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汽车你该怎么弄怎么弄,其他的该卖的卖掉。”

但谁能来接盘乐视手机呢?

孙燕飚认为,乐视手机是一个鸡肋,2000万台的销量说明了乐视的实力,但乐视手机的硬件负利和生态模式,都是比较理想化的商业模式。

“跨界合作是不可能的,手机还是要懂手机的人来操盘。

但乐视手机硬件负利的烙印很难去除。

无论自己操盘还是外人操盘,付出的资本代价巨大。手机厂商没人敢接盘。”

他同时认为乐视手机和酷派合并的可能性非常小。

“刘江峰是职业经理人,他的目标是酷派2017年要盈利。

酷派的问题主要是2014年两亿手机库存造成的。

只要降低运营高成本,很容易扭亏为盈。

但要加上乐视就包袱太大。”

他说。

来源:华夏时报作者:卢晓

');})();

 

版权所有:京广网   Copyright 2017 www.bjradio.org.cn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证:03010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1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114665 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