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被判无罪的辽宁地产女开发商缘何十几年得不到赔偿

 时间:2018-07-02 21:32:33来源:国际新闻网责任编辑:消费日报点击:


      原标题:被判无罪的辽宁地产女开发商缘何十几年得不到赔偿

十几年前,辽宁一地产女开发商于瑾,被抚顺市警方及法院错抓、错判到最后宣判无罪的新闻,曾占领了国内多家报纸的头条。但是,十几年过去了,这个纯属人为故意造成的冤案,应该得到的赔偿至今还没有到位,为追其究竟,记者于近日亲赴辽宁省的沈阳及抚顺市,从头展开调查采访。

冤牢509天,不该赔偿吗?

一切还得从18年前说起。

1999年,于瑾为股东的辽宁海外广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辽宁的抚顺参加一个双拥项目的改造工程。在这个项目竣工后,抚顺市政府将居住在此处无房的地方住户进行了妥善的安置,部队也整体转编到黑龙江省预备役师迁往大庆。

但在此时,冒出了一个叫张绍骞的人,非得要求于瑾所在海外公司对其安置回迁72平米住房。根据抚顺市政府文件显示,张绍骞已经享受到政府的福利分房,不能重复安置回迁。何况于瑾所在海外公司只是受部队委托,在部队营房科和市政府的直接领导下做具体工作,不是该项目建设主体,没有房屋分配权。张绍骞待工程竣工二年之后、部队已经迁移异地、政府军产房屋改造领导小组解散,他便利用了在抚顺市纪委工作的大儿子张久辉找到了负责工业的魏副市长,不顾管辖异议以协调上访为由,来到小儿子张久滢工作的顺城区法院逼迫法院立案,有选择地判决海外公司承担张绍骞安置住房72平米,折合人民币14万元。

张久滢知道,凭借虚假事实的判决书是无法执行到辽宁海外广厦这家股份公司的财产。于是想着法的要向于瑾本人要钱。张久滢冒充法官姜润青的名字,查封了于瑾的房屋和名下的轿车。

然后不顾辽宁省工商部门的反对,以辽宁海外广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开办时,于瑾没有投入资本金为由,追加于瑾为被执行人。

于瑾对法院做出的错误裁定以书面形式四次递交复议申请。省法院执行局三次召开于瑾出资注册听证会,并且做出书面督办函,明确指出于瑾注册资金全部到位,要求顺城区法院撤销追加于瑾为被执行人的裁定书。

可是,以张久滢为首的顺城区法院为了躲避省法院的监督,勾结公安机关警察,以过期失效的查封裁定为由,认定于瑾犯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对于瑾实施抓捕。该报案材料显示,顺城区法院查封轿车的有效时间为2001年11月29日至2002年11月29日,而于瑾分别是2003年3月13日和2003年12月4日出让名下两台轿车,并在车管所办理变更过户手续,于瑾依法维护权益遭到了公安局的悬赏通缉。

2005年10月5日,警察李成义在沈阳于瑾居住地抓走于瑾的时候,将停在于瑾楼下案外人朱某的高级轿车强行开走,不许车主取出车内现金和物品,顺城区法院将于瑾时年仅九岁的儿子撵出家门,在没有通知于瑾本人、亲属、律师到场的情况下,接管了于瑾唯一的住房和房屋内全部生活用品。2006年6月17日,法官将贵重物品窃为己有之后,将于瑾的住房和房屋内全部生活用品转让给他人,连锅碗瓢盆、衣服被褥、孩子玩具课本都没有幸免于难。本来市值370万元的房子、财产,法院只卖了92.4万,且家中的所有财物包括孩子的用品,全不知了去向,购买者只买了一个房子和房子里的部分家具、电器物品等。

于瑾被捕之后,2006年3月22日,顺城区法院还没有来得及开庭审理就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判处于瑾有期徒刑二年。判决作出之后的3月26日,顺城法院刑事庭法官车全忠才开庭审理该案件。

案件移交望花区法院开庭审之后,2007年2月16日,望花区法院没有作出判决就到看守所释放了于瑾,此时,于瑾已经被羁押了509天。

顺城区法院没有开庭就判处于瑾有期徒刑二年。望花区法院开庭审理之后,没有做出刑事判决书就释放了于瑾。按照《刑诉法》规定,于瑾开始讨要判决书,望花区法院告诉于瑾,经过开庭审理之后,法院认定于瑾无罪。但是上级领导不许对于瑾下达无罪判决书。于瑾多次往返于省法院和抚顺市中级法院之间。直至2007年6月21日,在于瑾打着讨要判决书的横幅准备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反映问题的时候,望花区人民法院将判决于瑾无罪的判决书送到了省法院。

 

 

看守所里花掉十几万,不该要回来吗?

于瑾说,她被羁押在看守所509天,看守所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于瑾进入看守所当日,被迫缴纳体检费、囚服费和住宿费。更不可思议的是,警察将她羁押在患传染病犯人一起,因此,于瑾患上心脏病、脚底溃烂、牙齿脱落、甲亢、眼角膜溃烂,看这些病花去很多钱,但看守所迫使于瑾自己承担医院治病的医疗费用,否则拒绝给于瑾治病。

记者调查中还得知,当时,看守所不给于瑾提供病号饭,让于瑾承担509天外购病号饭的费用和购买病号饭十倍的附加费用。她被羁押509天的时间内,被迫向看守所缴纳各项费用十几万元。于瑾无罪释放之后,要求看守所退还上述款项并制定医疗鉴定机构对于瑾感染上的疾病进行鉴定、治疗。直至2018年6月1日,抚顺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派警察接待了于瑾,了解了情况。因为看守所是在于瑾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强迫收取于瑾缴纳的费用,因为看守所从来不对收取犯人的钱款出具代支费用发票的。唯一能证明于瑾缴纳各项费用的证据就是和于瑾同期羁押的犯人和代替看守所收钱的警察。另外就是于瑾在被羁押的509天中没有吃过看守所给提供的犯人的伙食等证人证据。但是,看守所警察只是了解了情况之后,没有要求于瑾提供人证、物证。由此看来,看守所根本就没有解决问题的态度。

顺城公安分局刑警队一直拒绝退还朱某的轿车。于瑾无罪释放之后,公安局仍然还拒绝退还该轿车,于瑾和车主便逐级上访。2008年10月23日,该车被扣押1277天之后,公安局才将已经完全报废的车拖至修配厂,修车费26.4万,为了讨要修车费,于瑾将公安局诉至法院之后,2017年,才获取到修车费和车内现金丢失、物品的赔偿金35万元。

于瑾自被释放之后,已经和孩子一无所有无家可归。于瑾到顺城区法院讨要房屋、财产被拒之门外,于瑾到抚顺市中级法院讨要房屋财产,均没有得到解决。

 

 

 

省高法迟迟没有立案,申诉状给弄丢了?

记者调查得知, 2008年3月份,于瑾对顺城区法院以没有生效裁定为依据非法执行于瑾房屋财产的行为,向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但是,自身不洁的抚顺市、区两级法院法官慎怕纪委干部张久辉的淫威,驳回了于瑾申请赔偿的请求。

于瑾不服抚顺市中院的驳回裁定,于2009年9月22日来到辽宁省高法院进行申诉立案大厅,执行局法官秦东领着于瑾等人找到曹局研究,在曹局的指导下,6号窗口女法官收下了于瑾的诉状及证据。该女法官看完于瑾的诉状之后,站起来走到曹局身边,问曹局“收下之后怎么办”?曹局说“先收下材料,做好登记”,按照曹局的要求,该女法官登记之后,让于瑾等人回家听信,可是,此案从此如泥牛入海,案件至今没有进入审判程序。

近十年来,于瑾拖着病弱的身体,曾经无数次找到省高法执行局办案法官秦东有,要求解决被抚顺市法院非法拍卖房屋财产的问题和探寻递交诉状的立案情况,但均被告知:“在等待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督办函落实结果的答复”。于瑾也曾多次到北京要求全国人大和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件进行督办,至今都没有结果。

记者手记:省高法,你们办案真的不该虎头蛇尾

在于瑾身上发生过的事,到此算是讲完了,可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记者还不知道。

采访完此事,记者真的有太多话要说。

先说说顺城区法院,因为张绍骞儿子张久辉是纪委干部,张绍骞的二儿子张久滢在法院飞蝗跋扈,为所欲为。为了给父亲抢劫房屋,张绍骞立案就可以没有管辖异议之分,判决不需要事实证据,不需要走法律程序。审判的时候,张久滢就是民庭法官,执行的时候,张久滢就是执行法官。法院已经成了张家私营的公司。且没有经营成本任意裁判便可敛财。据此可以断定,只有是该法院院长自身不洁,短板外露,害怕纪委干部张久辉的淫威,方能任凭张久滢胡作非为。

再说说这抚顺市中法吧,基层法官这么明显的违法办案,怎么就能凡是上诉到他们那里的案子,就都能给“维持”呢?这个有着几百万人口的中级人民法院,是不是只要下边法院判决的案子,到他们这里连看都不看就都“维持”了?这不是同样违法办案又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于瑾只得到了当时规定的每天99元共5万余元的国家赔偿。 于瑾的丈夫因此事突发了脑出血,死了,现在,她这个六十多岁的人,和儿子还无家可归呢,怎么办?谁制造的冤案谁负责,这是到哪都能说出去的道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指挥法院有选择的进行判决的为副市长上吊死了,为张久辉撑腰的原市委书记被判刑了。可是,一手炮制这个案子的张久滢卖了于瑾的房子装满了腰包却还稳稳地坐在了顺城区法院执行局局长的位子上。因为其哥哥张久辉已经被提拔升任抚顺市纪委三室主任,官任正局级。市、区两级法院自身不洁的官员必须吧唧张久辉。

由此可见,省法院收下于瑾诉讼材料并进行登记之后,没能将案件进入正常的审判程序,造成于瑾不能依法讨回自己的房屋财产的原因不能说与张久辉无关。目前于瑾仍然坚持要求省法院调查此事,依法继续对于瑾递交的申请再审的案件进行立案再审。

由于上述抚顺市顺城区法院违法给法官的爹要房子,,基层法院法官违法、上级法院领导不作为,制造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非法行为,逼迫于瑾以上访的形式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是,作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已经下发的督办案件应该继续履行责任督办到底。

在此,记者想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辽宁省高法,咱办案真的不该虎头蛇尾”。(记者 宋维平)


  来源:http://www.guojixinwenwang.com/Html/?20890.html

');})();

 

最新图片

版权所有:京 广 网   Copyright 2018 www.bjradio.org.cn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证:030116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81146658 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