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伤害的不止是一名死亡农民工的情感

 时间:2018-11-23 16:21:41来源:北京在线责任编辑:李晓婷点击:

(来源于:北京在线)
核心提示:2018年9月14日8时许,在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施工的北京轨道交通新机场线一期工程土建03标工地上,在上班途中的河南籍农民工员乃军突发疾病昏倒,经工友报告工头后将他送到社区医院救治,继而转院至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等医院抢救。当家属花费了10余万元的医疗费用后,直到实在无钱医治的情况下,不得不求助家乡医院派出救护车拉回治疗……员乃军历经14天持续高烧、昏迷的折磨后,于9月27日19点痛苦地离世。从他发病到死亡其间,作为事实上存在劳动关系和负有管理责任、帮助义务的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项目经理部负责人、扬尘治理和建筑垃圾处置项目负责人、工头,不仅极其冷漠地置之不理、不闻不问,而且始终没有给予丝毫的人道主义关怀,甚至连家属的求助电话都不接听。虽然死亡农民工的家属尚未发言,但有关媒体及社会舆情却不能不义愤地发声:“毫无人性的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你伤害的不止是一名死亡农民工的情感,你抹黑的是‘北京’二字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神圣感,你抹黑的是‘中国人权’在世界上的最新好评……”!

 

  
员乃军在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地上发病

  农民工员乃军是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西张村镇张三村第4村民小组人。出生于1962年10月18日的他,为人善良,做事勤恳,身体健康,不啻是一个老实本份的地道农民。
2017年4月,员乃军成为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农民工,并签有个人劳务合同书,从此与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形成了合法的劳动关系。在该公司施工的位于北京市大兴区魏永路北京轨道交通新机场线一期工程土建03标扬尘治理和建筑垃圾处置项目中,他作为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一名农民工,在工地上从事防尘网敷设及其它零活工作,每月的工作报酬是3000元;他所在的03标项目经理部负责人是裴某,扬尘治理和建筑垃圾处置项目的负责人是郭玉良,工头是王刚(音)。当年,他一直工作到春节放假;2018年的2月28日(农历正月十三),在返回工地的当天早晨,他就被工头王刚安排上工了,在事实上延续了原劳动关系,直到发病之前,他从未离开过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施工的03标工地。


 

  2018年9月14日,对于农民工员乃军来说,绝对是一个人生厄难的“黑色星期五”!这天早晨,他像往常一样从宿舍起床,然后去食堂吃了早饭,再同其他工友一起去上工。孰料,正在上班途中的他突然感到四肢无力、头晕目眩,他向身旁的工友说明情况时,人已瘫软在地。见状,他的工友急忙用电话请示工头王刚时,王刚只说了一句话:“你把他送医院去吧”。随后,该位好心的工友就把员乃军送到了工地附近的黄村社区医院。而经过一番救治后,因为员乃军病情笃重以及医疗条件有限的原因,接治医生建议转院到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抢救。在为员乃军转院的途中,该工友在9点40许用电话通知了员乃军的儿子,并告知了“你父亲病得很重,浑身瘫软,四肢无力”的实情。于是,员乃军的儿子火速乘坐高铁赶到北京,当天下午14点到达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在见到父亲员乃军时,发现被抢救的父亲已经没有了意识、丧失了语言能力,并且陷入了昏迷状态。这时,员乃军的儿子总算是见了工头王刚一次面,仅仅是交谈了几句话,仅仅知道了“工头叫王刚(音),河北省人,约40岁”的极少信息,此后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位作为“直接领导人”的“工头”。由于员乃军一直处于病危状态,为了确诊是否患了脑炎,员乃军的儿子又把他转院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却最终也没有最后确诊。

  9月21日,在花费了10余万元医药费后,员乃军的儿子已经债台高筑,在多次求助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03标项目经理部负责人裴某、项目负责人郭玉良、工头王刚无果后,只能采取人世间最无奈、最悲哀、最痛苦的“下策”——把父亲拉回医疗条件较差的家乡医院治疗。因此,陕州区人民医院派出救护车和医护人员,把员乃军接到该院治疗,直到9月27日19点去世。
员乃军自发病至去世的14天中,一直处于高烧及昏迷状态,始终没有对守护在身边的亲属说上一句话,只有在偶尔清醒时才勉强地张了张嘴巴。那么,他想说些什么呢?!
 
  员乃军在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的漠视中死亡

 

  人命关天!

  尽管员乃军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工,尽管他在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施工的03标工地上干着普通的防尘工作,但他是与项目经理部负责人、项目负责人、工头同是生命平等的人,是同等享有人权的工作权利、健康权利、生命权利、受救助权利的人。

  而在他突然发病直至痛苦死亡的过程中,直接反映出的是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03标项目经理部负责人裴某、项目负责人郭玉良以及工头王刚等人的冷酷无情,直接折射出的是冠以“北京”的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的冷若冰霜。因此,无论是该03标项目的其他农民工评说,无论是社会公众的议论,均称“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毫无人性”的说法,并无过份之处!

  其一,在员乃军突然发病后,当工友向工头王刚汇报紧急情况后,工头王刚仅仅是“指示”了一句“你把他送医院去吧”,然后就不管不问了。由此可见,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工头王刚“毫无人性”;

  其二,在员乃军急需转院紧急救治以及为他履行签字手续的紧要关头,为员乃军转院的人是农民工工友,却不是03标扬尘治理和建筑垃圾处置项目负责人郭玉良。由此可见,03标项目负责人郭玉良“毫无人性”;

  其三,在员乃军陷入昏迷的病危时刻,当他儿子向03标项目经理部负责人裴某多次打电话求助时,作为负有管理责任和领导责任的裴某,只是给工头王刚打了电话让其“去医院过问”。而王刚却以“了解情况”为由,自始至终不再露面,甚至不再接听员乃军儿子的电话。由此可见,以裴某为核心的03标项目经理部“毫无人性”;

  其四,在员乃军住院救治其间花费了10余万元的情况下,在他儿子不得不把他拉回家乡的窘困下,03标项目经理部的任何管理者没有一人到医院给予人道主义关怀,没有给予1分钱的救助或经济帮助,甚至连一个主动问询的电话都没有。由此可见,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03标项目经理部确实是“毫无人性”;

  其五,作为在全国各省份都设有分公司的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虽然显示出了该公司的“财大气粗”和“背景深厚”, 虽然显示出了该公司拥有那么多具有管理完善的制度,拥有那么多具有荣誉头衔的股东,拥有那么多党员称号的干部,却在对待农民工员乃军的事例上,无情地折射出了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以人为本、没有人性关怀的“毫无人性”;


 

   “因为悲愤,才有诉述”。鉴于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03标项目经理部的冷酷无情,在北京热心人士及法律工作者的声援下,农民工员乃军的亲属已经向属地管辖的北京市大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进行了信访,以此主张员乃军的合法权益,目前已收到了《北京市大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信访事项受理告知书》。

  ——不言而喻,“‘毫无人性’的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你伤害的不止是一名死亡农民工的情感,你抹黑的是‘北京’二字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神圣感,你抹黑的是‘中国人权’在世界上的最新好评……”!虽然农民工员乃军在历经了14天的病痛折磨后死亡了,虽然员乃军的亲属没有对03标项目经理部提出任何非分要求,但以03标项目经理部为典型代表的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的“毫无人性”,正在引起广大媒体和社会舆论的高度关切及后续关注话题——“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用人单位,有没有对农民工劳动者尽到帮助义务?”、“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该不该对死亡的农民工进行人道主义补偿?”、“在提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代背景下,北京市政路桥股份有限公司为什么对农民工没有丝毫的人道主义关怀?”
');})();

 

版权所有:京 广 网   Copyright 2018 www.bjradio.org.cn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证:030116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58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81146658 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